<acronym id="k8kqm"><center id="k8kqm"></center></acronym>

【理工故事】原交通部部長李清和他的水運情緣

發布:2020-11-07 09:02 來源:黨委宣傳部、余家頭校區管理委員會 字體:
 加載中

  編者按】中華人民共和國交通部第七任部長、黨組書記李清曾任武漢水運工程學院(后并入武漢理工大學)黨委書記(1957-1960),三年多的工作經歷卻讓他結下了為之牽掛一生的水運情緣。李清生于1920年2月,1937年10月棄學赴延安參加革命,1938年3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在延安抗日軍政大學、馬列學院、中央黨校學習工作七年,1944年1月,參加三五九旅南下支隊隨軍南征。新中國成立后,先后擔任交通部河運總局副局長,交通部部長、黨組書記等職,為中國交通運輸事業的發展奉獻了一生。今年,適逢李清同志誕辰100周年,本文從《李清--生平紀實與論交通改革》一書中節選部分章節整理而成,讓我們通過追憶這段歷史細數李老的“水運情緣”,籍此紀念為學校建設發展作出重大歷史貢獻的先輩。

  原交通部部長、黨組書記李清與武漢水運工程學院緣起于1957年,他在擔任學院黨委書記的三年間,重視調查研究,落實黨對知識分子的政策,關心愛護知識分子,狠抓“三才”(人才、教材、器材)建設,領導師生參加武昌東西湖圍墾和漢丹鐵路建設,規劃興建余家頭新校區,為學校師資隊伍建設、學校發展壯大打下了堅實基礎,為我國水運事業、港航建設的人才培養做出了重要貢獻。

開啟交通生涯

  1957年夏秋之際,中共中央決定從中央一級的黨政機關中,抽調100名高、中級黨員干部,派往大、中學校及其他科學和文教單位工作,以加強黨對文教戰線的領導。交通部黨組接到中央的通知后,決定推薦李清前往文教戰線工作,不久后,李清被任命為武漢水運工程學院黨委書記兼任副院長。

  1957年11月4日,李清乘火車來到漢口,隨后換乘汽車通過剛建成通車的武漢長江大橋,來到武漢水運工程學院赴任?!八W院在武昌新河洲,緊挨著(武昌)一紗廠、振(震)寰紗廠和師專。背靠長江,前面是一條小街,有公共汽車經過?!崩钋逶谌沼浝镉浵铝怂麑W校的第一印象。


武漢水運工程學院下新河舊址

  來到學校后,李清很快與師生和各級干部座談交流,摸清學校的基本狀況?!柏瀼攸h的知識分子政策,調動教師們的積極性,為他們發揮各自的專長提供良好的工作氛圍和平臺,是辦好大學的基礎”,明確工作思路后,李清在向全院師生作報告時多次就知識分子的地位與作用做了闡明。他說:“無論是解放前的知識分子,還是解放后的知識分子,都是黨的知識分子,是人民民主專政隊伍中的成員。在我們學校,廣大教師和知識分子是人民的勞動者。學術上的爭論不能扣帽子,學術上的爭論會越辯越明。只有爭論,才能追求真理?!彼脑捳Z讓師生們感受到了理解與尊重,更維護了學校良好的學術風氣。


李清在學院工作會議上講話

  李清對知識分子懷有真摯的感情,經常深入到教師學生中解答大家關心的時事政治問題。很快,師生員工都知道學校來了一位曾在延安馬列學院當過教員的“年輕的老干部”,大家對這位身材瘦弱、作風樸實、辦事干練、有著出眾演講水平的黨委書記非常欽佩。每當學校貼出李書記要做報告的通知,師生們都十分興奮,很多人甚至會提前到場占座。李清的演講既有很強的原則性和政策性,又深入淺出、生動有趣,報告會場場火爆,連過道也站滿了人,有時幾個小時下來,大家依舊聚精會神地聆聽。當時有學生形容,聽李書記的報告,有一種暑熱天吃冰淇淋的舒服感覺,能讓人開闊思路,學到做人做事的智慧。

組織師生參加東西湖圍墾和漢丹鐵路建設

  新中國成立初期,武漢市委市政府為解決民生問題,將治理東西湖水患和消滅血吸蟲病提上議事日程,制定了東西湖蓄洪墾殖方案,并得到了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重視和支持。李清履職不久就投入到組建武漢水運工程學院圍墾隊伍的工作中,與師生共同參加了這次義務勞動。

  隆冬的武漢,天寒地凍,工地生活、施工條件非常艱苦。白天,李清和師生們卷起褲腿在工地上挖塘修堤;晚上,住工棚睡地鋪,地勢低洼的湖區寒冷透骨。當年擔任李清聯絡員的邱杰回憶:“當時條件很差,千余師生在簡易帳篷的地上鋪些稻草就地而臥,我和李書記睡在一起。李書記特別講究勞動規則和注重安全,(提倡)‘提前早知道’的領導方法,使每個勞動者都能事先明確自己的任務和責任。辛苦工作一天后,每天晚上指揮部都要開會,在工地平面圖上標明第二天的勞動地點和指揮部、宣傳部、醫務處、飲水處、進餐處、工具修理站等所在地,布置下屬各大隊的任務,工作(開展得)有條不紊?!庇捎陬I導有方、指揮得力,師生們勞動情緒高漲,勇挑重擔,經過兩周的艱苦奮戰,保質保量超額完成了湖北省委下達的任務,獲武漢市東西湖圍墾工程指揮部的嘉獎,被授予錦旗一面。

  1958年9月,湖北省委為了從根本上改變鄂西北地區的落后面貌,支援丹江口南水北調水利工程建設,決定修建從漢口到丹江口的地方鐵路。武漢水運工程學院按軍隊編制,編入了湖北省文教戰線筑路大軍,李清與學院師生共同參加了漢丹鐵路的筑路工程。


參加漢丹鐵路義務勞動的學生前往工地

  作為總指揮之一,李清從施工安排到工程質量、從工程安全到學生的精神面貌,事無巨細、處處操心,與師生同吃同住同勞動。筑路期間,正值三年困難時期,物資匱乏,糧食供應不足,更鮮有新鮮蔬菜和肉類,筑路師生幾乎每頓飯都在吃咸菜。在學校領導們以身作則的帶動下,大家常常一邊唱著革命歌曲一邊開展勞動競賽,始終保持高昂的斗志、積極向上的精神狀態。經過半個月的艱苦奮戰,學院圓滿地完成了任務,得到湖北省漢丹鐵路指揮部的嘉獎,150余人受省里表彰。

  在武漢水運工程學院任職期間,李清除領導并親身參加東西湖圍墾、漢丹鐵路義務勞動外,還組織學生參加“大煉鋼鐵”“農場墾荒”、修京廣復線等義務勞動。他經常鼓勵師生利用走出校門的機會,接觸了解社會,建立社會責任感,與此同時,積極投身科研,鉆研學問,始終保持高漲的學習熱情,做到勞動和科研兩不誤。

狠抓“三才”建設

  武漢水運工程學院的前身----國立海事職業學校,在1949年被武漢市軍管會交通接管部接收時僅設有駕駛、輪機和造船三個專業。李清到任時,學院的師資力量和招生人數雖較以前有了很大發展,但從規模、學科設置、課程安排等各方面,都還有一個建設過程,才能滿足國家交通事業對人才的需求。


李清(左三)和師生們座談

  基于這種情況,李清感到學院工作“如何在現有基礎上提高一步,任務艱巨”“十個指頭都要彈,但重點抓師資隊伍是關鍵”。在調查研究和思考中,李清逐漸形成了對學校的遠景設想。他提出,教學始終是學校的主要工作,處理各項工作的一個基本準則是如何提高教學質量,要抓住“三才”(人才、教材、器材,簡稱“三才”)建設,提高教學質量,進行教學改革。  

  抓“三才”,人才是關鍵,建設一支高水平的教師隊伍是搞好教學、提高科研水平、辦好大學的基礎。李清說,我們不能向中央要干部、要師資,人才培養要靠自己,“必須要提高原有師資干部的水平和大力培養新生力量”“培養干部要有計劃,既要看到今天的需要,又要從發展上看問題,照顧到明天”。學院采用了定向培養和在職培訓等方法,先后選拔了80名在職教師及1958-1960級的155名優秀學生,分別送到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同濟大學等國內著名學府進行定向培養,學成后回校任教。這批人員后來成為學院發展壯大的骨干力量,更有不少人成為學科領軍人物。1959年的畢業生黎德揚,被選派到中國人民大學學習哲學,后來成為武漢水運工程學院教授、黨委書記,中國哲學社會科學領域的知名學者。


1958年7月,李清在電工教研室研制現場

  李清非常重視學院的科學研究和技術革新工作,在院黨委的鼓勵支持下,學院學術氣氛濃厚,科研熱情空前高漲,一年內設立研究項目118項,比較大的成功項目24項,超過建校以來科研成果的總和。時任電工教研室主任胡行定帶領部分高年級同學,査閱了大量國內外科技書刊,研制出模擬電子計算機,轟動全國。李清對胡行定老師的科研工作十分關心,多次詢問和了解情況,還到現場觀看制作過程。模擬電子計算機在武漢展出后,又被選送到北京參加全國科技展覽會,胡行定老師也被選派出席全國高等學??茖W技術先進代表大會。李清在分析總結1958年科研工作時談到,學校的科研成果,要有既對專業有用、又能提高基礎課水平的,也有對交通建設有重大意義的,還有對一般工業有普遍意義的,學校一定要加強基礎理論方面的研究。

規劃興建現代化校區

  武漢水運工程學院在下新河的校區地處鬧市,與工廠和商店緊鄰,規模局促,條件十分簡陋,已無發展空間必須另覓新址。1956年下半年,市政府批準學院在武昌區和青山區交界處的余家頭建設新校區。

  李清來校不久,即組織成立新校區規劃設計委員會,聘請中南建筑設計院的專家負責規劃設計工作。關于新校區的建設規劃思路,李清認為,要充分利用自然環境,從有利于教學、科研和生產的三個方面合理布局,搞好整體規劃;工廠、實驗室、實驗設備和圖書資料的建設,事關學校百年大計,必須向高、精、尖努力;搞好工程質量以外,還要注意環境衛生和庭院綠化,使之賞心悅目,有益健康。

  他定期聽取匯報,經常到工地檢查施工質量,并看望參加勞動的學生,多次和學生們一起到新校區參加植樹活動。1960年底,李清調離武漢水運工程學院時,一座外觀嶄新、環境優美的新校園已見雛形:占地1.5萬平方米的七層水運教學大樓是典型的俄式建筑,這座古樸、典雅、恢宏的樓宇既是學院的標志性建筑,也成為武漢市的俄羅斯風情建筑物之一,給學校帶來靜穆安詳的氣氛,營造出濃厚的學習氛圍。校區東北角幾十畝水塘被整治一新命名為水運湖,成為學生和教職員工學習、休閑和鍛煉的好去處。校園內終年綠樹成蔭,四季百花盛開,是一處環境優美的讀書治學樂園。


1960年底武漢水運工程學院(余家頭新址)水運教學大樓已見雛形

  栽下梧桐樹,引得鳳凰來。余家頭新校區的建立,為武漢水運工程學院開拓了全新的發展空間,學院逐漸建成了一系列重要的大型實驗室,擁有全國唯一的深淺兩用大型拖曳船模試驗水池、全國最先進的檢測動力機械磨損鐵譜實驗室等等,為學院快速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與師生共渡經濟困難時期

  1959-1961年,國家處于三年困難時期,糧食供應嚴重不足,物資極度匱乏,學校實行“五定”(定人數、定油、定糧、定菜和定成本)制度。李清帶領黨員干部勒緊腰帶,以身作則做表率,想方設法搞生產自救,帶領師生渡過難關。

  李清常對身邊的干部說,毛主席帶頭節衣縮食,口糧定量低標準,我們吃點瓜菜算得了什么。他對自己、對家人要求都很嚴格,多次謝絕總務科送來的一些副食品。有次,學??倓湛扑蛠硎畟€鴨蛋,李清讓家里人退了回去,總務科第二次送來時,孩子難忍誘惑,吃了一個,受到李清嚴厲的批評,事后讓家人作價買了下來。在糧食限量、副食嚴重不足的困境下,李清非常關心在教學第一線奮戰的老師們。港機系教授畢華林是從蘇聯留學回來的副博士(相當于我國的博士學位),年輕食量大,經常吃不飽,健康狀況每況愈下,幾次出現體力嚴重不支的情況。李清知道后,安排學院總務科給畢教授送去一筐蘿卜和幾個食品罐頭。多年以后畢教授在蛇口遇見李清,還對這件往事感念不已。


1990年冬,李清和老師們合影(一排左起:周樹國、朱國偉、周繼良、王富三;二排左起:鄧澤珍、方為表、歐陽劍、習傳裕、姚寶漢、李清、周應才、穆建國、康裕芳、衡佐善、倪文馨、管賢、胡行定)

  1958年中,余家頭新校區的家屬區已基本建成。由于配套設施還不完善,雖有班車來往于余家頭和下新河校區,但交通仍然不方便,有些老師不愿搬過去,李清主動讓出學校分配給自己位于老校區的房子帶頭搬入余家頭校區。為便于工作,學校要給他配備轎車供上下班使用,被他婉言謝絕,他和普通教工一樣,乘坐班車往來于兩個校區,只有去省委開會或到漢口長航局辦事,才會使用學校的轎車。在乘車回校的路上,只要看到本校師生,他都會讓司機停車,招呼他們乘車一同返校。水運系主任李壽季(著名地質學家李四光的弟弟)多次談到,李書記幾次在去學校的路上看到他,就把車停下來,邀請他上車同往,他由衷稱贊李書記:“非常好地執行了黨的知識分子政策,是黨培養出來的好干部,武漢水運工程學院的好書記”。

  在高等院校做教育工作,李清對自己也提出了學習的要求。到學院履職的第三天,他在日志里寫道:“我是在高等學校做黨委工作,離開延安后理論書籍讀得很少,如何加強自己的理論知識,提高水平,真是緊迫得很?!崩钋迤饺罩匾晫W習,勤于思考和動筆,尤其在寫講話稿或工作報告時,他沉下心學習理論、調查研究、梳理思路,將實踐進行系統歸納,并在理論層面加以提升,最終用自己的語言闡明觀點。

  當年的年輕教師,后來曾任武漢水運學院黨委書記的黎德揚回憶:“李書記經常到馬列教研室和教師們交談,在馬克思主義三個組成部分中,李書記對政治經濟學頗有興趣和研究,他和我們講述亞當?斯密的《國富論》、凱恩斯主義經濟學和馬克思的《資本論》等著作及他的理解體會,從他能熟練地引用這些著作中的論述闡明自己的觀點中,我們感知到他下過苦功夫,在我遇見的職業革命家中,像他這樣具有深厚理論修養的高級干部,實屬罕見,令人十分尊敬,足可奉為榜樣?!?o:p>


1991年參加周年校慶(前排從左至右:張德甫、李清、劉惠農、陳英)

  1961年1月,交通部黨組調任李清回交通部工作,他不舍地告別了為之辛苦付出三年多的武漢水運工程學院。調回交通部后,無論在何處任何職,李清都十分關心武漢水運工程學院的發展。離休后,他還多次回到武漢水運工程學院,看望老師學生,有一次,他來到教師宿舍樓,挨門挨戶看望老教授,老教授們拉著他的手,有說不完的話。李清曾說,一生最喜歡的,還是做教育和研究工作。

  志士惜日短,奮斗路正長。歷史或許可以塵封往事,卻掩不住代代流傳的奮斗精神,這段珍貴的“水運情緣”穿越時光隧道而日久彌新,永遠激蕩著我們的心,相信也必將激勵每一位理工大人在感念先輩們篳路藍縷、開基創業、求索奉獻的同時,奮力書寫新時代的光榮與夢想,鑄就理工大新的精彩與輝煌!

  來源:黨委宣傳部、余家頭校區管理委員會 編輯:丁仕瓊

© 2018 武漢理工大學經緯網

  檢測到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為了更好地瀏覽新聞經緯,請將瀏覽器升級到更高版本或更換瀏覽器    點擊此處安裝新內核。
宝宝计划